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齐河资讯 / 正文

大难之后,繁华将至,齐河的下一个70年!

大旱之年,饥荒遍野。

一个刚过门一年的新媳妇饿得半夜醒来,再也无法入睡,摸摸身旁不见丈夫的踪影,怀疑丈夫和公婆在背着他偷吃,就蹑手蹑脚溜到婆婆的窗根下偷听,听见公婆和丈夫正在商量着要杀她煮食。公公说:“你放心度过这个年馑,爸再给你娶一房,要不咱爷儿们都得饿死,别说媳妇,连香火都断了!”

新媳妇吓得软瘫,连夜逃回娘家告知父母。被父母哄慰睡下,又从梦中惊醒,听见父亲和母亲正在说话:“与其让人家杀了,倒不如咱自家杀了吃!”这女人吓得从炕上跳下来就疯了……

image.png
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记录在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里,这些发生在陕西关中的故事,距离我们相当遥远且久远,对于齐河人来说,同样在千百年的时光里依靠地里的庄稼活着,靠天吃饭,赖地穿衣,单凭着夏秋时节这一料稳妥的收成,黄河北岸上繁衍着一个个稠密的村庄和熙熙攘攘的人群。

而齐河人经历过的磨难,永远不像小说里描述的那么简单。

image.png

①  那些年,民不聊生

齐河,身处母亲河的北岸。

这是举世闻名的黄河下游最窄处——“黄河咽喉”之一,过境河段全长63.4公里,南坦险工以下两堤相距仅465米。

image.png

公元11年,黄河第二度大迁徙,第一次开始流经齐河境内,至589年迁徙出境;公元1855年,黄河第六次大迁徙夺走大清河河道,一直越境至今。

在黄河流经齐河境内的这八百年间,决口不计其数,仅统计1949年之前的一百年,“地上悬河”在县域内决口多达60次。

李家岸、大王庙、官庄、王庄、张村、王窑、桃园、顾家沟……

每一次黄河决口,齐河境域内绵亘数十里黄水泛滥,平地行船,村庄房舍倒塌无计,满眼都是呼号求救的哭喊和水中的浮尸,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死尸横野”。

image.png

而在这段历史中最为特殊的,却并不是黄河的无数次“自然水害”,而是人为的“黄河大灾”。

1937年秋天,日本侵略军入侵山东,派飞机轰炸齐河城,当时的国民党军队为掩护逃跑,在谯庄、豆腐窝、王窑等处扒开黄河大堤,所幸当年水位较低,才险些未酿成大难;

1938年,国民党军队在河南郑州花园口扒开南岸大堤,造成下游整个山东境内的黄河大旱,是年,齐河境内多达数十万亩农田颗粒无收;

1947年,国民党政府下令水淹华北和山东解放区,堵复郑州花园口堤坝,使黄河大水重回山东淹没农田,中共齐河县委组织5600名民工,在国民党飞机轰炸下冒死复堤,才避免了再次酿成大灾。

image.png

排除黄河流经齐河境内的这八百年,在历史上的齐河,也曾在上千年间遭受其他大害。
没有黄河的齐河,“春旱、夏涝、晚秋又旱”。仅据史料记载,县境内发生“民众大饥,人相食”事件多达3次,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大旱如焚、蝗灾、颗粒无收”。
没有黄河的大旱之年,这片平原上一片精赤,不见麦禾也不见青草,满眼尽是枯死的树干。
饥饿比世界上任何灾难都难以忍受,树叶可当食,青草亦可救生,可老天爷连一丝生存的机会,都不曾留给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千年母亲河,得之,百姓苦,失之,百姓苦。

image.png

佛家说,经历过大痛大悲,方能大彻大悟。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而最终是这长达数百年的苦难、悲痛折磨,赋予了齐河人勇于抗争的品格,和对繁华未来的无比渴望。

紧邻黄河的他们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终于真正领略到“母亲河”的魅力。

共和国成立后,“大修水利”成为齐河人的首要任务之一,曾千百年举世闻名的“地上悬河”经过治理,1957、1958、1964、1976年四次黄河大洪峰和数次严重凌汛,都未对齐河境内产生较大威胁。

image.png

而潘店潘庄、祝阿李家岸两条引黄干渠,在建成后几十年间,灌溉了德州地区10个县市的数百万亩农田,还曾向天津送水达3.98亿立方米。

千年害河,经过“引黄灌溉”和“放淤改土”,也成为整个鲁西北农业发展的保障,这段70年间全无溃决的黄河金堤,是齐河、乃至整个德州的发展寄托。

②  那些年,不堪回首

如果说黄河,给了齐河人独有的历史记忆,那么这另一段历史,则给了齐河人另一段痛苦的回忆。
1957年,刚刚经历了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齐河人,总人口以534545人登上有史以来的最高值,经济快速恢复,商业渐渐繁荣,却即将遭遇从1959-1961年的三年大难。
而与全国不同的是,齐河的“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为1959-1963年,长达五年之久。

image.png

1959年春节刚过,大批青壮年外流东北谋生,这时的统计数据仅仅为600人;而到了麦收之前,全县多达35.7万人缺粮,占总人口的70.8%,因饥饿患上水肿病的多达2800人,另有9935人流亡外地谋生。
1960年秋,齐河遭受严重旱灾、雹灾、蝗虫遍野,受灾面积达100.9万亩,占全县总种植面积的四分之三,其中10.1万亩完全绝产,全县缺粮人口增加到39万人,占总人口的88%,五千人背井离乡前往东北,另有8685人流浪外地谋生。
image.png
到1961年1月时,仅1-25日,全县就有827人死于饥饿,每天口粮不足半斤的人数多达444967人,而到了下半年,全县人口总数已经下降到43万出头,整整少了一万多人。
这一年7月、8月与10月,齐河连续发生罕见的特大暴雨,瓢泼大雨的喧嚣覆没了整个天空和地面,白日里视线所及不过十米。
大黄、宣章屯一带积水数尺,平地行船,大水两个月不退,全县上百万亩耕地受灾,占总耕地面积的75.7%,倒塌房屋22.1万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漫山遍野响彻着声嘶力竭的哭号,死伤者不计其数。

image.png

1962-1963年,县境内又一次发生特大蝗灾,上百万亩农田再次受灾。当国内大多数地区都已经开始走出“三年自然灾害”时,老天爷又一次忘记了这片土地上面黄肌瘦、亟需慰藉的黎民。

在这个举世罕见的特殊年代,国务院下令豁免全县各生产队、社员历年拖欠贷款,临沂、烟台、泰安、菏泽等地市(专区)支援棉衣棉被,国家连续四次发放救济款共84万元,划拨粮食近2000万公斤。

而这,仍然无法阻挡齐河人口的急速下降,由于流亡外地和非正常死亡,到1963年底,全县人口总数创下建国以来最低,总人口仅仅只有421227人,比1957年足足少了十一万三千多人。

image.png

黄河的每一次决口,充其量仅仅不过数月的磨难,而这个触目惊心的五年灾难,最终成为所有齐河人磨灭不掉的痛苦回忆。

《道德经》里说,祸兮,福之所倚。

灾难过后,埋藏在齐河人疲惫不堪的瘦弱躯体里的,是一座座潜埋着千万吨岩浆的火山,震颤着、呼啸着寻求爆发,沉积在深层的熔岩在奔突冲撞而急于找寻一个喷发的突破口。

而这个五年灾难,终成为齐河人最后一次,遭遇世人惋惜和公开的怜悯。

image.png
③  那些年,火山爆发

古时的齐河,地阜物华,热情好客,人杰地灵,曾引来无数闻人名士观瞻留言。
骆宾王、元好问、王世贞、李攀龙、史可法、纪晓岚、查慎行、乾隆、康熙……
当无数文人墨客,恣意挥洒着对这片土地的锦绣华丽的向往之情,又有多少人知道,历经数百年灾难洗刷的这片土地,是在什么样的烈日焚烧下,走出一段又一段在盐碱地中励精图治的繁华。
image.png

1985年秋天,齐河被评为全国优质棉生产基地和出口基地,这是齐河在经济领域获得的第一个国家级金字招牌;1998年初春,省级经开区成立,大工业格局渐渐形成;2011年,齐河第一次成为德州各县市综合考评第一,并于之后连续蝉联8年;2014年,齐河首次跻身全国中小城市发展第一阵营,排名连年递进,直到2018年末,全县GDP总值几乎相当于禹城和庆云之和。

1990年1月,桑梓店、靳家乡、大王乡划给济南,齐河仍然保留着1411平方公里形似哑铃的镇域面积。
微信图片_20191006103101.jpg

生态宣章富足潘店美丽焦庙魅力赵官幸福刘桥实力华店古城祝阿吉祥仁里集……在这些曾经一次次被黄河决口、干旱、虫灾、暴雨轮流蹂躏的小村庄里,一个个万人社区拔地而起,集市、医院、学校、绿化、双语幼儿园、联排别墅、污水处理厂、太阳能路灯、村村通公路……

曾几何时,这是那些年的齐河人,穷尽一生去奔赴的美好未来。
当我们眼见着,一个又一个企业在这片土地上开花结果,一扇又一扇明亮的窗户里书声琅琅,一处又一处旅游景点在黄河岸边摇曳生姿,一年又一年的交通环境大变样,这座如今繁花似锦的小城,曾经是多少代人梦寐以求的未来。
image.png
反观全县总人口,1964年后,齐河人口迎来连年回升,直到今天突破72万人,按照《齐河县域规划2018-2035年》预计,这片黄河北岸上的辽阔土地,将在2035年养育人口总数突破95万。
人,是数百年灾难,给这片土地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而以上种种繁华硕果,不过是人们胸腔中压抑已久的火山喷发。
image.png
④  下一个70年

电影《霸王别姬》里,不堪忍受折磨的学徒小癞子逃出戏园,转头看见舞台上的一出《霸王别姬》赢得满堂喝彩,不无感叹地说:“他们是怎么成的角啊,得挨多少打啊?”
是的,一个人从孤寂到成名,得挨多少打。
一座城市从破败到繁华,又要历经多少苦难?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我不知道齐河的下一个70年会是什么样子,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就会占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又一座黄河大桥横亘天济齐、德齐地铁穿街而过,老人们都在用5G看电视、聊天,满街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和黄褐色皮肤的东南亚朋友。
image.png
至于更远的未来,我无能拥有超越常人的想象力,但我深知,那些胸腔里潜埋的熔岩还没有喷发殆尽,那些长达数百年的痛苦回忆,是这70年间,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甘人后、奋勇向上的最大动力。
《埤雅·释鱼》里说,鱼跃龙门,过而为龙,唯鲤或然。
可惜,我们很少见到“生而为鲤”的幸运儿,往往都是苦难,打磨出一代又一代齐河人,没有人有闲暇体会“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喜悦,毕竟,他们永远都在路上。



0

下一篇:全城急寻!齐河七旬痴呆老人走失,扩散求助

上一篇:今日起,齐河警方开展“环保油”大排查!!!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